业内人士分析指出——铁矿石价格后半年将持续下跌

2021-09-03

业内人士分析指出——铁矿石价格后半年将持续下跌

2021-09-03


  本报记者 樊三彩   8月23日~27日,铁矿石价格一改下跌态势,走出连涨1周的行情。8月27日,CIOPI(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)62%品位直接进口铁矿石价格达156.95美元/吨,较8月20日上涨13.5%;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为571.22点,较8月20日上涨10.7%。根据西本新干线数据,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8月27日收盘价格为840元/吨,较8月20日上涨8%。   本周(8月30日~9月1日)以来,铁矿石价格再次下跌,9月1日,CIOPI62%品位直接进口铁矿石价格为143.81美元/吨,铁矿石主力合约收盘价格为765元/吨,较8月27日(上周五)均下降9%左右。   上周(8月23日~27日)铁矿石价格为何回升?今年底之前,矿价将如何运行?针对这一情况,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。   适度反弹是意料之中   “前期铁矿石价格跌得非常急,这就使得上周的铁矿石价格上涨,一方面有技术面的支撑,属于适度的反弹;另一方面从需求端看,上周连涨,其实反映了市场对9月份铁矿石采购量增长的预期。”业内人士分析指出。   观察铁矿石价格数据可以发现,7月19日~8月20日约1个月的时间内,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下跌260.66点,CIOPI62%品位直接进口铁矿石价格下降80.32美元/吨。“虽然市场存在对后期钢铁减产的预期,但减产是逐步推进的。此前下跌的速度之快有些不正常,主要受到了市场情绪的影响,同时对钢企的风险管理、库存管理也形成一些挑战。”业内人士认为。   前期铁矿石价格缘何快速下跌?多位业内人士一致表示,最大的因素便是钢铁限产。为了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,国家落实限产的决心很大,明确要求把今年的钢铁产量限制在去年的10.65亿吨以内,引发市场总体看跌铁矿石价格的情绪,因而在7月份矿价达到高点之后,市场情绪迎来了释放,走出一波下降行情。不过,他们同时强调:“下跌得这么快,中间其实存在一些‘踩踏性’下跌的情况。”据了解,铁矿石掉期出现了一天下跌10美元/吨~20美元/吨的情况,他们认为,这里面一定有保证金出问题的原因。   所谓的“保证金出问题”,是指矿价下跌太快,让有些原本做多单的用户需要增加保证金,如果不能及时增加保证金就会被强制平仓,加之空单在这个阶段也集中下单,多重因素叠加造成盘面的超常下跌。   而对于上周短暂的反弹,某钢铁企业负责人表示,或与即将到来的中秋节、国庆节两个假期有关。当前,一些钢厂已经陆续开始备库,短期内市场交易量增加,影响了预期,从而造成矿价的波动。“虽然本周以来矿价持续下跌,但不排除后期还会出现反弹的情形,这是正常的。”他补充道。   长期依然看跌   “今年底之前,铁矿石价格下跌既有政策支持,又有冬奥会等大事件支撑,我们依然是看跌的。”某钢企市场负责人告诉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,“就铁矿石价格本身而言,当前与今年初价格相对持平,并不属于低价位,仍然有下跌空间。”   CIOPI数据显示,今年1月份62%品味直接进口铁矿石月均价格为167.20美元/吨,8月份均价为159.04美元/吨,基本持平。   经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多方了解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铁矿石价格下跌存在3个方面因素。   其一,政策面国家抓大宗商品保供稳价的信心和力度不减。今年初以来,为应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过快的局面,国家高度关注并果断出手,打出调控“组合拳”。8月30日下午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也指出,要完善战略储备市场调节机制,增强大宗商品储备和调节能力,更好发挥战略储备的稳定市场功能。这再次向市场展现了国家对大宗商品保供稳价的决心。   其二,今年钢铁行业限产的落实力度空前。“今年大家都能感觉到,中央从上到下推动限产的决心是非常大的,钢铁去产能‘回头看’、各地纷纷下达压产指标等,都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力度,相信今年的限产目标一定能够落地。”某钢企负责人表示。   根据国家统计局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,7月下旬、8月上旬,重点统计钢厂的粗钢日均产量已经连续两个旬度同比下降,下半年压减产量的政策成效正在逐步显现。这强化了市场对铁矿石价格下跌的预期。   其三,即将举行的冬奥会对钢材减产形成支撑。冬奥会事关国家形象、国际影响,对生态环境质量必然提出高要求,这将促使政府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“2+26”城市的钢企采取一些阶段性、较严格的限产措施。而这也是利空铁矿石价格的一大因素。   值得注意的是,钢铁行业传统意义上的“金九银十”旺季已经开启,但根据某网站发布的不完全统计数据,很多钢企把检修安排在了9月份,检修时间从3天、15天到3个月不等,这与往年7月、8月份的检修高峰存在一定的差异性。检修计划的落地必然造成钢铁产量的下降。对此,某头部钢企市场分析师认为:“为了减产进行检修的可能性比较大,这反映了钢企在政策性压产和追求利润之间的一种权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