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储时至,各方怎么看?(下)

2021-12-16

冬储时至,各方怎么看?(下)

2021-12-16


  

任庆平  预计今年冬储规模不大

  

本报记者 包斯文

  

12月10日,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在接受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采访时,介绍了他对今年冬储的一些思考和建议。

  

任庆平说,当前钢市呈现供需两弱格局,叠加明年春节时间较早,工地基本处于停工状态,“钢需”强度明显减弱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11月下旬,重点统计钢企粗钢日均产量为171.69万吨,旬环比下降2.61%;钢材库存量为1248.43万吨,旬环比减少144.29万吨,下降10.36%。

  

在钢市供需两弱的局面下,钢贸商对今年的冬储普遍感到纠结,不少贸易商对今年冬储的意愿并不强。

  

任庆平对此分析道,对于钢贸商而言,冬储首先要考虑成本问题。一般来讲,如果在今年12月份开始冬储,需要到明年3月份左右才能将冬储资源售出,这中间需要不少的融资成本,这就决定了钢贸商要看钢材在什么价位才可以冬储。以螺纹钢为例,一般来讲,价格在4000元/吨以下时,贸易商才考虑冬储。但从当前钢企的螺纹钢出厂价格和现货市场价格来看,这似乎不可能。

  

任庆平进一步解释道,这是因为目前钢企利润状况较好,资金较为充足,再加上限产、减产,钢企钢材库存压力并不大,因此很难大幅下调钢材出厂价格。况且,钢企在自留资源不足的情况下,大都自己会冬储。因此,当冬储价格没有达到钢贸商心理预期时,其冬储意愿普遍不强。有些钢贸商直言:“钢价不下来,不想搞冬储。”任庆平就此预计,今年冬储规模不会太大,很难超过去年的冬储规模。

  

不过,任庆平认为,钢贸商适当冬储是可行的,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

一是宏观利好政策效应逐渐显现,为拉动“钢需”注入动力。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,央行决定于2021年12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。业内人士认为,此次降准将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长期稳定资金来源,促进实体经济发展,从而对拉动“钢需”注入强劲动力。任庆平表示,在降准利好下,房地产行业有望实现良性循环、健康发展,明年房地产行业的“钢需”强度有望增强。

  

二是市场供给持续减弱,有利于缓解明年初市场供需矛盾。进入冬季以来,一些地区加大钢铁限产力度。例如,河北省邯郸市发布11月18日至12月31日重点行业生产调控方案,要求当地钢铁企业根据相应规定严控产量。据业内人士统计,冬季错峰生产将累计影响京津冀及周边“2+26”城市将近4000万吨的粗钢产量。此外,钢企检修也将对钢材产量造成影响,尤其是螺纹钢产量受影响较大。产量减少,将缓解市场供需矛盾,有利于后市平稳向好运行。

  

三是铁矿石等钢铁原燃料价格反弹,钢材成本面有支撑。近几日,进口铁矿石价格再次明显反弹,截至12月9日,62%品位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涨至106.7美元/吨;前期超跌的焦煤价格也已止跌反弹,反弹幅度为50元/吨~150元/吨;废钢价格延续涨势,普遍上涨30元/吨~100元/吨。由于原燃料价格上涨,钢企挺价意愿增强。任庆平预计,明年初钢材现货市场价格易涨难跌。

  

“考虑到这些因素,贸易商可以根据自身经营状况和库存结构适当冬储。”任庆平建议,“面对冬储,贸易商要保持一颗平常心。”

  

焦根鹏  市场有风险 冬储仍需等待时机

  

按照常规来看,现在已经进入冬储阶段,但进入第4季度以来,市场行情虽有所回升,需求较前几季度有所增加,钢价出现小幅反弹,但就冬储而言,时机还未到。

  

近期,市场整体呈现“前高后低”态势,目前,钢材价格在4700元/吨左右,较历史同期价格来看仍处于高位。政策始终是影响钢市走势的主要因素。随着多地能耗双控管控升级,钢企限电消息频出,使得螺纹钢产量明显下降。据统计,进入12月份以来,全国247家钢企高炉开工率为69.79%,产能利用率为74.8%。虽然部分地区高炉开工率有所反弹,但就全国范围来看仍呈现走低趋势。

  

就整体需求来看,全国房地产行业需求持续疲软,虽然房地产资金管控放松,但短期内需求难有起色。

  

就库存方面来看,虽然近期钢材库存降幅较前期有所扩大,但受需求较弱影响,库存消化明显放缓,钢材社会库存仍然偏高。在需求疲软的情况下,钢价难有大幅上涨的可能。

  

总体来看,目前市场风险较大,博弈仍在继续,建议市场参与者在冬储时要考虑风险损失,不要盲目进场。 (作者来自张宣高科龙翔发展公司)

  

吴秀青  今年冬储的想象空间更大

  

新冠肺炎疫情叠加“双碳”(碳达峰、碳中和)目标及构建新发展格局等因素,让今年的冬储与往年大不相同。

  

从时间节点来看,冬储通常开始于冬季钢材流动性骤降、库存开始增长之时,一般在每年春节前一个半月到两个月之间。虽然当前已经进入今年的冬储期,但根据业内机构统计数据显示,建筑钢材周度日均成交量连续5周上升。今年由于宏观政策引导,经济具有特殊性,消费有一定的滞后性,冬储期可能延后至春节前一个月到一个半月之间。

  

冬储空间往往要看春节前后2个月~3个月的钢价走势。今年我国经济增速表现出明显的“前高后低”特点。另一个干扰冬储的因素就是“双碳”管理。在碳管制下,今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贵的煤和最贵的钢,甚至出现了在盈利状态下的粗钢产量负增长。此外,明年冬奥会环保管制也将是影响冬储的一大因素,涉及下游工地施工,华北区域钢材消费时间段或将整体后移。

  

随着房地产资金政策的阶段性回暖,今年房地产施工时间或将更长,钢材库存下降态势或将延续至12月中下旬。随着12月份粗钢产量继续下降,在供给弱、需求略回暖的格局下,钢材库存将进一步降低。如此看来,今年冬储的想象空间更大。 (作者来自河北鑫达钢铁集团)      

  

马忠普  要建立冬储风险共担机制

  

今年初以来,钢铁行业总体利润可观,钢价前期保持了较好的上涨势头。年末,钢价回落是大趋势,回归合理利润空间也是正常的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钢贸商可以适当冬储。但要特别注意的是,钢企和钢贸商应当建立冬储风险共担机制,这样既能降低贸易商的风险压力,又能缓解钢企的冬季生产及资金流压力。

  

《中国冶金报》(2021年12月16日 07版七版)